首页
Loading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门派攻略 > 正文

武当全真龙门派宗师赵剑英辞世

作者:天龙八部发布网 来源: 日期:2018-3-4 23:05:18 人气:7 加入收藏 评论:0 标签:龙门派

  昨日凌晨4时15分,中国武术界一代宗师赵剑英在武当山下丹江口市第一医院安详离世,享年86岁。

  中国武林,“北崇少林,南尊武当”。赵剑英为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武当武术代表性传承人、武当全真龙门派宗师、武当山嫡传太乙五行拳正宗传人。

  1926年9月30日,赵剑英出生在武当山净乐宫外一个贫穷家庭。她出生12天后,父亲因病去世。家境贫困的赵剑英自幼多病,长辈们都称她“活不长”。

  赵剑英的大哥虽会些武术,但因赵剑英是女孩,他并不教她武术。6岁那年,与赵剑英大哥有患难之交的一名武术教官来访,见她身体虚弱,便教她大洪拳、小洪拳等武术强身。练了半年之后,赵剑英的病竟然不治而愈,随后,赵剑英一直未停止练功。

  入学后,赵剑英常参加学校体育活动,并为各级来宾表演武术。毕业后,因家穷无钱继续求学,赵剑英便应聘到一小学当武术老师。

  1941年,15岁的赵剑英报名参军,被分配到第五战区第一挺进纵队第一支队政治室,担任武术教官。在这里,赵剑英与军官覃辉相识相爱,两人于1943年结婚。

  抗战胜利后,赵剑英随丈夫覃辉到广西河池。在河池县,覃辉与地下党组织接上头。1948年,地下党联络员赵剑英以回河池探亲为借口,将覃辉掌握的一些枪械运到河池县,交给游击队。此次行动中,赵剑英把年仅5个月的女儿寄养在地下党员家中,此后失去联络,直到1991年才得以重逢。

  解放后,赵剑英随丈夫回广西。由于功夫深厚,赵剑英多次代表广西武术队参加全国各类武术比赛,并屡次获奖。

  1980年,全国武术观摩交流大会在山西太原举行,时年54岁的赵剑英代表湖北队表演。此次,她结识了浙江代表队的金子弢先生,正是这次有缘相识,让赵剑英真正接触了正宗的武当武术。

  金子弢原名爱新觉罗·溥寰,是武当山俗家弟子、武当太乙五行拳正宗传人之一。赵剑英的一腔热忱打动了金子弢,两人交流武学十分投缘。金子弢把自己苦苦研习数十年的太乙五行拳传授给她,一来将这一拳法还给武当,二来让这一拳法有了传人。

  随后,赵剑英又结识武术大师沙国政、吕紫剑等人,习得武当三丰剑、太极剑、八仙剑、八卦掌、形意拳等武当武术。20世纪90年代以前,武术界一直存在“武当无拳”的争议。赵剑英最大的贡献就是用扎实、深厚的武当功夫驳斥了“武当无拳”的争议。

  在武当山坤道院,一直留有赵剑英的丹房。老人家深受武当山道教协会的尊重,受聘为武当山道教武术总教练,使流失多年的正宗武当拳法又重回武当。

  在教众弟子太乙五行拳的时候,赵剑英告诫弟子:“以技击为末学”是武当拳派的核心。道家要的是养生,而不是伤身。以往,武当派传人在与人交手时,都须先让人三招,并且要事前申明:一,天下之交以和为贵,不必争斗;二,武技之较非死即伤,最好不真打;三,万一来真的,点到为止。还告诫弟子,惟有德行好的有道之人,方可传授;不讲道德的人,即使功夫再高,都不能称正宗。

  上月30日,记者在丹江口市第一医院见到了病榻上的赵剑英,看上去气色大不如从前,却异常清醒。见记者来了,老人家赶忙拉着记者的手关切地问:“吃了早饭没有?冷不冷?”自知年事已高,赵剑英说,“人不服老不行呀,毕竟这胳膊腿的不能随意挥舞了”。

  昨日,赵剑英的小儿子覃献平说:“去年10月,母亲通过检查知道自己的病情,就很是坦然,最难割舍的还是她未尽的武术事业。同时做了具体安排,去年12月31日,简单地在床前行跪拜之礼后,由我接任武当龙门派第十九代掌门人。”

  覃献平今年56岁,自幼随母亲习武,得金子弢和赵剑英真传,坚持练拳四十载,并将武当太乙五行拳与国际自由式摔跤有机结合,在实战中取得骄人战绩。

  昨日上午,记者在丹江口市采访了赵剑英的高徒,丹江口市武术协会主席、武当龙门派第十九代弟子简元章,他为记者描述了一个真实、清晰的武术宗师形象。

  简元章说,多年来,朝夕与师父研习武当武术,师父谆谆教导,低头猫腰,一招一式亲自示范,惟恐弟子们研习武术变了样走了味。师父受聘于武当山道教协会武术总教练后,把武当秘不外传的道家养身功夫造福社会、积极推广。

  简元章说:“只有把师父‘振兴武当武术,提高健康水平,造福全人类’的教诲付诸行动,才是对师父最好的纪念。”

  昨日上午,记者在宗师灵堂前,见到了其爱孙覃良伟,今年27岁的他,也是武当太乙五行拳传人。

  覃良伟说:“奶奶一生为武术奔波,系统亲授弟子达239人,门徒万余人,再传弟子20余万人,遍及全世界,先后为国家培养优秀运动员37名。”

  覃良伟说,奶奶生前身体植入了除颤起搏器,医生一再交待最好不要接打手机。但逢亲友电话奶奶从来不误,她说:“不能让关心我的人心凉。” (特约记者 徐雁初)

    本文网址:http://171fly.com/menpaigonglue/292.html
    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更多>>网友评论
    发表评论